抗菌素在动物上的应用

供稿:南充市动物卫生监督所   发布时间:2014-10-28 10:28:41 点击: 收藏

中国是抗菌素使用大国,也是抗菌素生产大国。据估计,我国每年生产的抗菌素原料大约为21万吨,出口3万吨,其余自用(包括医疗与农业使用),人均年消费量138克左右(美国仅13克)。养殖业也是抗菌素滥用的重灾区。据媒体报道,我国抗菌素一半用于临床,一半用于畜牧养殖业。专家推算,中国每年生产的大约21万吨抗菌素原料中有9.7万吨用于畜牧养殖业,占年总产量的46.1%。自二十世纪50年代发现饲料中低浓度的抗菌素不但可以预防动物疾病,还可以促进畜禽生长以来,各种抗菌素除广泛用于兽医临床外,还被添加于饲料中。而且由于我国养殖业从业人员文化和素质相对比较低,在追求最大经济利益的驱动之下,许多人便不顾社会责任和食品安全,只注重眼前利益,在饲料中随意添加或超量添加抗菌素。

畜牧业中应用抗菌素,在控制与治疗畜禽感染、多种传染病起到了卓有成效的作用,极大地保障了养殖业的健康发展。但是随着抗菌素的不规范应用,如:抗菌素的盲目使用(不论什么病“一刀切”上抗菌素)、剂量的不断增加、配伍不当、错误的给药途径如青霉素G饮水治疗感染等给畜禽带来不良反应,同时造成治疗的失败,如:抗菌素的毒性反应、二重感染、耐药性的产生及动物体内的药物残留,同时给动物性食品的安全带来了潜在的危害隐患,对人类健康及生存环境也可能造成严重危害,因此抗菌素的合理使用已成为当前动物性食品安全的控制及畜牧业的健康发展不容忽视的问题。

一、合理使用抗菌素

1、严格掌握抗菌素的适应症

正确诊断是选择抗菌素的前提,有了正确的诊断结果才能确定其致病菌,从而选择对其病原菌高度敏感的抗菌药物。由一种细菌引起的疾病,选择抗菌素药物较为简单,由多种细菌引起的混合感染可考虑联合用药,由病毒及真菌引起的疾病则用抗菌素无效。

2、了解抗菌素的特性制定合理的给药方案

不同的抗菌素作用于不同的靶器官,其有效浓度维持时间不同,用法及用量也各有不同,因此在临床用药时要根据药物的剂量、给药的途径、疗程及动物的种属、年龄、性别对抗菌素的影响制定合理的用药方案。剂量太小达不到治疗效果,剂量太大可造成浪费,严重者引起不良反应甚至中毒。对急性传染病和严重感染者剂量应增大,磺胺类药首次量应加倍,对肝肾功能不全者应减少用量。

抗菌药物的治疗疗程应充足,一般细菌感染可连续用药3~4d,症状消失后再巩固1~2d,以防复发,磺胺类药物可达7d左右,对于慢性传染病如结核病、猪气喘病应延长疗程。临床用药时应考虑它所作用的靶器官。如治疗肺部感染可选用蒽诺沙星、四环素、链霉素等,而脑部感染应首选磺胺类药。

合适的给药途径可达到事半功倍的作用,严重感染及全身感染者可进行注射给药,消化道疾病以内服为宜,同时在治疗过程中可根据疾病的发生发展过程及时调整给药方案。

3、避免产生耐药性

随着抗菌素的广泛应用,细菌的耐药问题越来越严重,由单一耐药性发展到多重耐药性,由动物耐药性发展到人类耐药性,因此在临床治疗中应注意细菌的耐药性,决不滥用抗菌素。

属于可用、不可用的尽量不用,对于发热原因不明和病毒性疾病不可应用抗菌素。

用一种药物能治疗的尽量避免联合用药。

严格掌握适应症,用量要足够,疗程要适宜,对于慢性传染病需长期投药的可交替使用不同的敏感药物。对于耐药菌株感染的应进行药敏实验。

4、防止不良反应

毒性反应:各种抗菌素和磺胺类药均有不同程度的毒性反应,主要表现在神经系统、消化系统、肝肾、造血系统等方面。反应的程度与药物的用量及用药时间成正比。如长期或大量使用四环素、链霉素、新霉素可导致神经系统功能发生障碍,大量使用庆大霉素、磺胺类药时可导致肾功能紊乱,刺激性药物注射易引起局部炎性反应。

过敏反应:某些抗菌素如青霉素类、氯霉素、先锋霉素可导致动物出现过敏反应,在临床应用中应避免过敏反应的发生。

二重感染:多发生于应用广谱抗菌素或多种抗菌素联合用药时。

防止影响免疫反应:某些抗菌素如氯霉素和磺胺药对活疫苗的主动免疫产生干扰作用,因此接种疫苗特别是活菌苗接种前后7d不宜使用抗菌素。

注意抗菌素的使用期限及停药期:每种抗菌素都有一个使用期限和停药期,掌握它们的停药期有利于指导我们合理使用抗菌素,避免药物残留。

5、抗菌素的联合应用

联合用药的目的在于增强疗效,减少毒性反应及耐药性的产生。但不注意抗菌药物的理化特性,也可能出现拮抗作用,因此在使用过程中应注意以下问题。

●联合用药必须有明确的临床症状

病因不明、病情危急的严重感染或全身败血症单一抗菌素不能有效控制的、需长期用药为防止耐药性可进行联合用药。

●在联合用药时应注意相互间的作用

繁殖期杀菌药与静止期杀菌药联合应用可获得增强作用如青霉素和链霉素的合用。速效抑菌药与抑菌药慢性联合应用可获得相加作用,而繁殖期杀菌药与速效抑菌药合用作用明显减弱如青霉素和氯霉素的合用。

●在联合用药中应注意配伍禁忌

在混合使用药物时应注意配伍中出现的反应,它包括药物的物理、化学及药理等方面的反应。以观察是否出现沉淀、变色、变质等现象。如青霉素不宜与四环素、磺胺类、庆大霉素混合使用。酸性药物与碱性药物混用易引起中和反应等。

●临床应用抗菌素时要采取综合防治措施

结合对症疗法,加强护理,增加营养补充体液等措施才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6、滥用抗菌素对人类的健康危害

食源性动物长期使用抗菌素对人类健康存在着极大的威胁。

药物残留可引起人类致癌、致畸、致突变作用,如使用氯霉素、痢特灵等。

引起中毒反应,如使用含盐酸克仑特罗、苏丹红等药物饲养的畜禽可引起急性中毒,危及人体的生命安全。

引起人体过敏反应。

儿童食用激素类动物产品可促进性成熟。

污染环境,绝大多数药物排入环境会对土壤微生物、水生生物及昆虫造成影响。

7、合理使用中草药

加速抗菌素替代品的研究,如酶制剂、微生态制剂、酶化剂、中草药及植物提取物等。某些中草药具有抗微生物和抗应激,促进生长作用并提高动物源性食品品质,如大蒜、白头翁、黄芪、马齿苋、黄连都有明显的抑菌作用。黄酮、萜、挥发油、多糖等多种中草药活性成分有明显抗病毒作用,如黄芪多糖对多种病毒都有抑制作用,白头翁等对细菌性痢疾有明显的疗效。

二、抗菌素在畜牧业的过度使用及其危害

美国的肉品生产企业不断地对工厂化养殖的肉鸡、鱼、生猪和肉牛投喂治疗疾病用的抗菌素,目的是促进其生长,同时预防在美国普遍存在的由于拥挤和不卫生的养殖环境导致的疾病暴发和传播。目前科学界的普遍共识是,大量使用抗菌素导致不利人体健康的病菌的耐药性。针对这个对大众健康的威胁,欧盟在20世纪90年代就采取步骤禁止在畜牧业中使用不利人类健康、不是以治病为目的的抗菌素。

1、抗菌素大量的投喂

据美国国家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估计,美国至少有十七大类的抗菌药物(更大范围内使用的还有抗细菌的抗菌素、抗病毒药物和杀寄生虫的药物)被批准用于促进牲畜的生长。这些抗菌素包括各类给人治病的药物,如青霉素、四环素和红霉素。“关注时务的科学家联盟”(Union of ConcernedScientists(UCS))预测,美国投喂给肉鸡、生猪和肉牛所使用的70%的抗菌药物,目的不在治病。另外,美国国家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还批准了三种抗菌素用于水产业。美国的水产养殖每年消耗 5万磅的抗菌素。美国和全世界生产的抗菌素,大部分是生产给农场用的,而不是给人治病的药物。

2、工厂化养殖对抗菌素的依赖

工厂化农场中非自然的拥挤和排泄物的堆积,对农场动物的免疫系统产生极大的压力,这使得正常的身体发育,如生长,便受到了抑制。有人认为不断将抗菌素注入动物的身体内,就能减少犯病的机会并能快速增重。早在1979年,美国国会技术办公室就指出:“当前的养殖业集中在高产量、高密度、令人窒息的养殖环境中。某种程度上,定期使用抗菌素使得这种养殖模式得以维持。”“因此,为了增加和维持养殖业的生产,目前对抗菌素少量使用的依赖,虽然能得到眼前的好处,却是当代养殖业的致命点。”

3、耐药性强的细菌从农场到餐桌

任意使用抗菌素会助长不利人类和动物的病原体的抗药性。当细菌因肉鸡和其他农场动物为了增肥从饲料中吸取抗菌素而变得更具抗药性时,它们在人体内也会对治病的抗菌素有更大的抵抗性。在养殖场和零售肉铺周围,抗菌素和对抗菌素有抗药性的细菌漂浮在空气中、游流在地下水里和存在于地表泥土中。受到污染的肉品、用未经过处理的粪便浇灌的蔬菜以及被养殖场排泄物污染了的饮用水又会让人感染到这些病原体。病原体中出现的抗药基因会在细菌间进行交替衍生。

4、有关公众卫生危害的科学共识

全球主要的医学、农学和兽医学权威一致认为,畜牧业中过量使用抗菌素,会给人类的健康带来负面影响。美国疾病控制中心食物中毒检测项目前主任认为,“在美国由食物所衍生的疾病的耐药性之所以大增,与养殖场使用抗菌素有关系。”农贸政策研究所专门研究抗菌素抗药性的研究员指出,目前临床开发的新的抗菌素,如果还有的话,也不会太多。将大量的抗菌素浪费在没有病的牲畜上,将会影响到抗菌素治疗病人的前景。

5 超级病菌蠢蠢欲动

5.1 弯曲杆菌病(Campylobacter)

环丙(Cipro)类的喹诺酮类抗菌素(Quinoloneantibiotics)从20世纪80年代就已经用于人的药物中。然而,对抗菌素有抗药性的弯曲杆菌(Campylobacter)的传播是在喹诺酮类抗菌素于90年代中被批准后出现的。此后,喹诺酮类抗菌素大量地加入鸡的饮水中。在澳大利亚,喹诺酮类抗菌素只用于给人治病。因此,没有听说该国人体内存有耐此药的病菌。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得出结论,认为在养鸡场使用这些抗菌素使每年近万美国人的疾病治疗受到不利影响。这就意味着成千的人在感染了弯曲杆菌病后,对开始使用的其他抗菌素没有反应,因为病菌对使用的抗菌素有抗药性,医生就不得不改用药性更强的抗菌素来对付疾病。研究显示,患有弯曲杆菌病的成千病人,因为延误了合适的治疗方案,会经历多达六倍的并发症,如大脑及心肺发炎,而且,最常见且最严重的状况,便是死亡。与此同时,病菌的抗药性也在上升。2005年,首个对多种抗菌素有抗药能力的病菌被分离了出来。这个被称为空肠弯曲菌(C.jejuni)的病菌对环丙沙星(ciprofloxacin)、红霉素(erythromycin)和头孢三嗪(cerftnaxone)都有耐药性。

5.2 大肠杆菌(E.coli)

有大量证据显示,对抗菌素有抗药性的膀胱炎症也同对农场动物的药物投喂有关联。明尼苏达大学医学研究人员通过对来自多个零售市场的1 000多份食品样品的分析发现,69%受检的猪肉和牛肉有粪便残留,92%的禽肉带有大肠杆菌。而猪、牛和鸡肉上收集的大肠杆菌的80%对一种或多种抗菌素有耐药性。同样,一半以上的鸡肉中的细菌对五种以上的药物有抗药性。另外,一半的禽肉样品中受到消化系统外的病原体大肠杆菌的污染,因此证明泌尿道系统的大肠杆菌感染也可以由食物中的病原体引发。

5.3 禽流感病毒(Influenzavirus A)

细菌不是唯一能抗药的。多年来有迹象显示,养鸡户经常在鸡的饮水中放置抗病毒的药物金刚烷胺(armantadine),以减少引起流感发生而导致的经济损失。在鸡的饮水中放置金刚烷胺作为防范禽流感的预防措施,最早是在20世纪80年代的美国使用过。当时,不顾及到药物使用9 d内,抗药的病菌就会变异的事实,宾西法尼亚州为控制大规模的禽流感暴发使用了金刚烷胺。这个新的禽流感病毒对能对抗人类疫病、可能救命的药物已有了抗药性。佛吉尼亚大学医学院内科临床病毒学教授菲德里克一海登写到:“实际上,这个发现说明针对这个病毒的各类抗病毒药物已经失效。”

5.4 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

 据报道,荷兰农业、自然和食品标准部长基史伟曼近期说“畜牧业中大量使用抗菌素是病毒耐药演变的最主要原因,其中的一个后果便是(包括金黄葡萄球菌在内的)各种耐药微生物在农场动物中的传播。”最近在北美生猪中发现金黄葡萄球菌,这说明来自农场动物的金黄葡萄球菌所引发的潜在公共健康威胁,可能是个全球性的问题。

5.5 沙门茵(Salmonella)

 耐抗菌素的沙门菌也引发了人类的严重疾病。其中的一种说法是,耐多种药物的沙门菌早在80年代通过污染了的饲料而传遍全球。这种污染了的饲料是使用人工饲养、定期投喂抗菌素的鱼类加工而成。这种鱼类的人工养殖方法受到疾病控制中心的谴责。疾病控制中心尤其对快速出现的一种耐九种抗菌素,包括头孢曲松(ceftriaxone)在内的病毒,感到忧心忡忡。头孢曲松是主要使用在儿童身上的一种抗菌素药。沙门菌每年导致数百美国人死亡;数千美国人住院以及上百万美国人得病。现代商业养鸡业的通风不良、尘土飞扬、高饲养密度和极度的焦躁情绪一直被指责为病毒耐药问题发展到今天这个程度的潜在诱发因素。

上一篇:浅谈鸡滥用抗菌药的危害 下一篇:滥用抗生素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