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农牧业局简报(第47期)

供稿:局办公室   发布时间:2015-01-04 10:50:37 点击: 收藏


关于参加中国植保学会2014年学术年会的情况汇报
       114—8日,经请示局、站立领导同意,我俩赴厦门参加了中国植物保护学会2014年学术年会,此次年会的主题是生态文明建设与绿色植保,出席会议的领导有:中国植保学会理事长、中国麻类作物研究所所长陈万权、副理事长、中国科学院院士、福建农林大学副院长谢联辉、名誉副理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浙江农科院院长陈剑平、副理事长、农业部全国农技中心主任陈生斗、种植业司副司长陈友权、科技司林祥明处长、中国植保所书记张步江、中国科协学术部副部长孙公明、国家奖励办公室领导、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生命科学部副部长罗晶、福建省农业厅副厅长蒋绍锋和其他副理事长,参会的会员代表有来自全国各省级植保学会分支机构、有关大专院校、科研院所和各级植保植检推广机构等植保科技工作者900余人,会议征集了大会报告、研究论文、简报和摘要共256篇,并出版。

会议由名誉副理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浙江农科院院长陈剑平主持,陈万权理事长致开幕词、孙公明、林祥明、蒋绍锋和张步江等分别作了致辞,副理事长、学会奖励委员会副主任、全国农技中心主任陈生斗宣读了2014年中国植保学会科技奖励决定,并对获得一、二、三等奖和科普奖的31个成果进行了颁奖。然后围绕会议主题邀请了中科院院士和专家学者8位作了大会学术报告,并开设了植物病理学、农业昆虫学、化学防治与生物防治三个分会场进行了学术交流。此次学会展示了近年来植物保护学科在国家十二五各类科技计划和基金、项目等支持下,在一些重大病虫害的基础理论、综合治理策略和技术研究与生物制剂及高效低毒低残留新型化学农药研发生产等方面取得的重大突破和重要进展。尤其是谢联辉院士做的《绿色植保路在何方》报告和浙江大学昆虫研究所的陈学新教授做的《植物介导的害虫天敌支持系统》报告对我市以后植保工作的开展和有机农业的发展有极其重要的意义,现将情况简要汇报如下:

中科院院士谢联辉作的《绿色植保路在何方》报告

绿色植保源于绿色食品生产的基本需要,是人类健康、食物安全、生态安全乃至国家安全和整个人类生存安全不可或缺的一环。

植物病虫草鼠灾害的暴发流行,实因人类自身行为不检或干预失当所致。现行的一些植保思路,不利植物健康发展,往往在帮倒忙!

欲想实现农业可持续发展,确保植物健康生长,务必转变农业发展思路、转变现行植保模式——系统有害生物生态系统与农林植物生态系统,切实把握人类行为——栽培植物——传播媒介——生态环境的相互协调、相互制约——发展真正意义的绿色植保经济。

一、当前植保工作所面临的困境

(一)先天不足。耕地恶化:我国现有耕地18.3亿亩,有机质1-3%,均有宜生种群和生物毒素,其中,农药残留占26.2%,重金属污染19.4%,污水灌溉及废弃物污染占8.3%种质脆弱(以水稻为例):一是遗传背景单一:现有杂交稻90%源自野败型细胞质,恢复系过半源自“IR”系统。例如以明恢63IR30×630)作恢复系育成的品种占我国杂交稻品种的70%二是种质失传严重:以追求高产、超高产的矮秆化,杂稻化造成的品种单一化,丧失了大量质优、高抗的农家品种,全国90%,福建94%,全球75%,育种家——“无米之炊耕作无序。种植单一(化)。

(二)后天乏力滥施化肥:中国水稻面积占全球的20%,而施用化肥却占全球的37%;平均亩施化肥12kg,高出世界平均的75%,其中一些高产区(如长三角)用量更大,竟达18kg/亩,而真正被植物吸收的仅30-35%滥施农药:施下的农药占全球农药的33%;平均亩施0.89kg,高出世界平均的2.5-5倍,其中,有60-70%残留在土壤,流失于大气、水体中。每年遭受残留农药污染的作物面积达12亿亩。田管不力:缺乏理性,随意而为,因时、因土、因种、因苗管理理念缺失(天、地、气)!

(三)底数不清对病虫草鼠及其天敌种类数量不清,对植物本身的内在微生物种群或抗性物质与有害生物的相互关系不甚了解。

(四)机制不明病虫草鼠灾害暴发流行的本质不甚明了;人类行为——栽培植物——病虫草鼠——传播媒介——生态环境的互作机制远未弄清。

底数不清,机制不明,给病虫草鼠的防控造成了被动、盲目。


        二、路在何方?总结国内外历史经验,提出以下几点:      

       (一)认准目标。“2233”2协调:协调好人与自然、生物种群之间的关系。2体系:完善作物绿色生产体系(高产优质,高效健康),健全生态监控体系(精准预警,生态防控)。3原则:低投入、高产出、可持续。3不要:残留、污染、灾害。     

       (二)转变思路变病虫防治为健康植保。变换靶标,以植物为本,充分发掘植物智慧,全面提升植物免疫功能,确保生态系统与农林生态系统协调发展。变单一追求为整体目标。育种目标变一高为三高:高产、高抗(病、虫、逆、污染)、高效(光、肥、节水、能),栽培目标为变一高为四因:因时、因土、因种、因苗。        

      (三)弄清机理(以植病为例)。植物为何生病?生物因素和非生物因素导致植物代谢功能失常和植物生命系统失调。植病为何暴发?植物生命系统在人为干预不当和生物因素与非生物因素影响下,导致农林生态系统失调。     

      (四)把握生态以植物为本,弄清人类行为——栽培植物——病虫草鼠——传播媒介——生态环境的互作机制,建立有利植物健康生长,不利病虫草鼠暴发流行的农林生态系统,确保植物群体健康。         生态防控的一个可行模式,是在弄清上述五者相互关系的基础上,坚持抗、避、除、治四字原则,在生产实践中,只要因时、因地灵活掌握,或突出重点,抓准一、二或数字联用,便能奏效。抗就是推广抗性品种,实施抗性栽培(控肥控水),采取化学激抗。避就是调节播期,错开敏感介体迁入高峰期;改变稻作:再生稻,错开敏感期介体迁入峰期;网盖秧田:采用秧田盖网避虫结合送嫁药或前期适当施药,亦能取得很好效果。除就是改制防控,防除过渡寄主,改进耕作模式,即压缩病虫流行种植模式面积。治就是只采用生物制剂和菌物蛋白y3。保护天敌:如蜘蛛、瓢虫;寄生蜂(茶毛虫、黑卵峰、蚜茧蜂);白僵菌;NPV(茶毛虫、茶尺蠖、茶象甲、卷夜蛾)等。

(五)查土问路。弄清现有耕地土壤类型及其有害、有益生物(含微生物)和非生物状况,分区种植、分类指导。

       (六)强化监管。根据生态安全和绿色植保的要求,加强引导,强化监管——采取国家立法、市场调节、构建绿色植保长效机制,激励农民、企业发展绿色植保,加大科技投入,增强绿色植保科技创新能力。        浙江大学昆虫研究所陈学新教授作的《植物介导的害虫天敌支持系统》报告        介绍了各种支持天敌发挥效能的植物类群,阐述蜜源植物、储蓄植物、栖境植物、诱集植物、指示植物、护卫植物等在支持天敌生存和繁殖方面的生物功能,及研究和应用这些植物时需注意的问题,提出了科学利用这些植物以维持和增强农业生态系统中天敌发挥控害作用的植物支持系统。而保护天敌,使天敌长期有效地控制害虫是害虫可持续控制的核心内容,也是今后植物保护的重点优先发展方向。(丁攀 彭昌家)

 





上一篇:农牧业局简报(第46期) 下一篇:市农牧业局简报(第4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