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刻牢记 我是第一书记

供稿:机关党委   发布时间:2016-06-21 10:22:55 点击: 收藏

时刻牢记  我是第一书记

市农牧业局驻仪陇县马鞍镇险岩村

第一书记   刘晓丹

 

2015年8月3日,在全局职工大会上,局领导宣布要成立精准扶贫党小组,到仪陇县马鞍镇险岩村开展精准扶贫工作,鼓励年轻同志踊跃报名。会后领导找我谈话,说我是学农的研究生,业务工作一直不错,希望我能参加这次帮扶工作。我怀着忐忑的心情,答应了,后来又被任命为险岩村第一书记。

2015年8月6日,我们帮扶党小组全体成员第一次去险岩村,出了城区,一路山青水秀,令人心旷神怡,可越走山路越崎岖,我们的车颠簸接近3个小时,天气炎热,加上晕车,使我的心情遭透了。好不容易到了村上,下车一看,心都拔凉拔凉的,险岩村三面环山,就是一个深山坳,山路蜿蜒,交通不便,极其落后,连手机到了村上都没有信号,我当时想,这么偏僻落后的地方,我们几个人想把这个村子发展起来,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不能退缩,只有毅然前行,我们想解决贫穷落后,就得先找到穷因,才能拔掉穷根,我们的帮扶就从摸清情况开始。我们帮扶党小组分为三个组,由村干部带领逐户走访贫困户。我跟着张书记走进了村民张守祝的家,一个破破的土墙房子,门都锁不上,屋子里面阴暗潮湿,一股发霉的味道扑鼻而来,角落里只有一张快要垮掉的床,蚊帐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这样的环境我仅仅在里面待了几分钟,都觉得难受不已,而张守祝大叔却独自在里面住了快四十年了。走出他的家,我的心情开始变得沉重了,一种决心让他改变生活的责任油然而生。顶着烈日,我们爬上了半山腰,在荆棘丛生的小坡上走,我几次险些摔倒,跌跌撞撞地终于到了张守方家。一个胡子长长,头发都要粘成饼的大爷出现在眼前,我小声询问村支书,这么热的天气,他怎么留那么长的头发,不热吗?张书记告诉我,他们家太困难了,为了省钱,张大爷一年只在春节的时候,剃个光头,刮一次胡子。当时已经下午2点多了,他们一家才吃午饭,四个人围着桌子坐着,桌上只有一碗菜,这碗菜还只是一碗泡咸菜,饭碗里面的米饭有些发黄,还有黑黑的东西混在饭里。他们家有3个儿子,两个都有残疾,家里五口人只有两间住房,已经十四岁的小儿子连床都没有,一直睡在打谷子用的拌桶里面,我的心被这一场景深深地触动了,眼睛禁不住湿润了,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改革开放已经三十多年了,还有人过着如此穷困的日子。我开始明白我到这个村来的意义了,我从小在城市里长大,一直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我不知道就在离我们不到200公里的地方,竟然还有如此贫困的农民,同在一个天空下生活,不能我们锦衣玉食,留下他们还在温饱线上挣扎啊!就是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明白了第一书记肩上的千钧重任 !

通过分析调研,我们帮扶组找到了险岩村贫困的主要症因:没有能够让农民持续增收的产业。为了找到适合险岩村农民脱贫致富、快速持续增收的产业,我和帮扶组的同志起早摸黑,不畏烈日酷暑,坡陡路滑,克服种种困难,深入农户,与他们交心谈心,问需于民,问计于民。通过几天的走访,知道了这里的老百姓也非常盼望脱贫致富,但是由于险岩村位置偏僻,产业模式传统,农民缺乏致富门路、专业技术、销售渠道和启动资金,他们才会那么贫困的。

“怎样才能让险岩村的贫困户摆脱贫困,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我们反复地思考这个问题,我们帮扶党小组根据农民种养习惯和险岩村的自然条件,反复衡量、商议之后,达成共识:在险岩村发展现代农业,打破传统产业模式,遵循百姓意愿,业主带领,村民参与,制定出切实可行的帮扶计划,让老百姓通过自己勤劳的双手脱贫致富。

8月底,我们多次到重庆、成都、南充等地农产品批发交易市场开展市场调查,重点走访农产品批发商,了解农产品来源、产品价格、销售情况等市场信息市场调查初步确定在险岩村发展食用菌种植、蔬菜种植等产业。9月初,为了进一步论证产业发展的可行性,实现“我们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实现农业发展方式转变,深度融合一、二、三产业,延伸产业链条,建立健康、可持续、循环的现代农业发展模式。帮扶组带领镇村干部及产业发展农户到浙江、江苏、山东等地考察学习,约见国内著名农业专家,咨询专业问题,论证产业发展可行性。经过前期调查摸底和实地考察学习,为制定适宜的产业规划打下了坚实基础,为保障产业健康持续发展,我们创新园区经营模式,我们采用龙头企业+合作社+农户的经营模式,遵循市场经济规律,以农户自主选择产业为前提,以深度融合一、二、三产业为抓手,按可持续、可复制、可推广的发展模式,制定了详细的产业发展规划。

9月18日我和村、社干部一起再次召开村民大会,向全体村民公布产业规划,村内土地整合使用方案,分别建立食用菌种植园区、生态蔬菜种植园区等。话音刚落,村民张华典不愿意了,刘琼兰闹起来了,他们说“我们农民就只有一点土地,能种点粮食,种点菜,你们把田给我们收走了,我们怎么活啊”,我们反复解释“不是收走土地,是整合使用,你家原有3亩地,还是3亩,只是不在以前的位置上了,你愿意自己种,我们另外找个地方让你种,不想种,那就给你1亩地一年400块钱租金”,张华典却说“不管那么多,我就要种我自己的地,其他地方的我不要”,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根本听不进去我们的解释。最后我们只能分人头,一一做工作,争取让群众思想统一。9月28日,我们终于做通了刘琼兰家的思想工作,她答应把他们家的土地拿出来,租给食用菌专业合作社,建出菇大棚;张华典也同意把他家的4亩地租给蔬菜种植专合社,统一规划,建设蔬菜种植园区。9月29日,我们邀请全国劳模、南充市蔬菜联盟会长程晓波到险岩村对蔬菜产业做了现场规划。

为解放群众的思想,增强他们发展现代农业的信心,我们带领全村115户农户到顺庆区、嘉陵区、西充县现代农业园区参观学习;召开产业动员大会,通过多种形式的交流,激发了村民发展现代农业的热情,同时会上帮扶党小组全体成员逐一承诺“农民不致富,我们不回家”,使得村民对发展产业致富信心十足。

2015年10月1日,食用菌脱贫奔康园破土动工了,这个国庆节,我们帮扶组没有休假,坚守在工地,经过14天连续工作,场地提前完成平整。10月22日,我到成都询价采购原材料,想顺便回家看望一下爸爸,结果家里没有人,打电话问爸爸,他支支吾吾地说在医院,我连忙赶了过去,一去才知道爸爸已经住院三天了,马上要做手术,主治医生把我叫到了办公室,问我“你是怎么做女儿的?刘大爷自己到医院检查,自己给自己请护工,还提前预支了护理费,我还以为他是孤寡老人,原来他有亲人啊”,我无言以对,从8月份开始,我没有回家看望过父亲一次,我不知道他已经病了快两个月了,我不知道他再不做手术就有生命危险了,我不知道他手术以后需要静养1个月以上,更不知道他是独自一人去医院,请了护工照顾他……

回到病房看见爸爸苍白的脸,我留下了自责的泪水,爸爸他反而安慰我到“晓丹安心工作吧,老爸自己能行的,忠孝难两全。”我又一次面临艰难的抉择,我深知父亲此刻最需要我,更明白险岩村正在关键时刻,“第一书记”不能不在现场,最终我选择让自己的孩子暂时不上幼儿园,请照顾孩子的母亲,带上孩子去医院照顾爸爸,我继续留在了险岩村。

帮扶工作总不是一帆风顺的,这个问题解决了,下个问题接踵而至。食用菌园区场平已经完成好几天了,可是一直有一个问题迟迟未能解决,那就是启动资金哪里来?贫困农户自己根本不可能有积蓄拿出来,找银行我们跑断了腿,磨破了嘴也没能落实贷款,眼看两个月快要过去,产业项目还没能启动起来,有些老百姓等不及了,不高兴了,说:“你们就会骗人,说得好,要让我们致富,光说不动”,我知道老百姓这样说是心里着急啊,为了尽快启动产业建设,我们帮扶组一方面拿出自己家中积蓄垫资启动项目建设,购买修建香菇大棚原材料;另一方面我们帮扶党小组的全体成员为农民提供担保,在农业银行为农户贷款5万元,作为先期启动资金。为了尽快贷到款,局党组带领我们有时一天在几家银行内穿梭,说尽了好话,诚心所致,我们详实的产业规划和坚定的帮扶决心最终得到了南充市农业担保公司、南充市商业银行和仪陇县惠民村镇银行的大力支持,为险岩村脱贫产业农户每户提供15万元的贷款。千方百计贷到款,问题又来了。面临巨额贷款,贫困户张海平、张常清他们不敢签字,海平哥说:“我们本来就穷,现在还要背上15万的贷款,万一亏了,我八辈子都还不清了”,针对村民怕投资后亏本的担忧,我们与贷款农民签订承诺书“农民发展产业亏了钱,我们就是卖掉城里的房子也要帮助农民还清贷款”。这样的承诺,为村民壮大了胆量,这样的承诺,也坚定了村民跟我们一起发家致富的决心。

在险岩村发展产业,我深刻理解了:“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为了让产业项目迅速启动,局领导带领我们反复删选,最终选择实力强、技术硬,且企业发展理念与帮扶规划契合度高的龙头企业,彻底解决村民缺技术、无销路的问题。为了进一步推进产业发展,局党组带领帮扶党小组争取产业发展项目资金,制定股权量化方案,将财政投入资金作为股份分配给所有和贫困户和专合社成员;同时还带领我们到市县交通、国土、水利、电力等部门协调基础设施建设和公共服务等项目。通过多方努力,2015年11月2日,食用菌园区第一批香菇菌袋8000袋投入生产了,现在险岩村的食用菌园区建设接近尾声,73户农户共同成立了食用菌种植专业合作社,已经产出120万公斤香菇,销售金额过百万了,22户农户参与蔬菜种植产业,成立蔬菜种植家庭农场18户,蔬菜园区I期已经启动了,36亩苦瓜已经完成了种植,再过2个月就是我们丰收的季节,预计1亩苦瓜的纯收入有4000块钱以上。完成5.18公里村道路修建、整治7口山坪塘,建立1个移动信号机站,新修4.5宽入村公路4.3公里,国土整治高标准农田230亩……我们把不可能变成了可能,把做不到的事情做到了。见到效益后,农民尝到了发展的甜头,一些之前没有参加园区的农民纷纷要求入园发展,我们激发群众自力更生的积极性,群众从“要我干”转变为“我要干”。

一石激起千层浪,产业园区建设让险岩村悄然地发生着变化。看到村民们的脸上挂着的笑容,我心中也由衷的高兴,但是有一户贫困户总让我高兴不起来,那就是张守举。张守举大爷家情况特殊,他已年近7旬,老伴也64了,家中独子,好不容易大学毕业了,又患上了精神分裂症,他们都不符合银行贷款的条件,我跑政府、找资助,最终得到2万元的捐资,帮他们在合作社租了一个大棚,一年种植5000袋香菇,一年纯收入1.5万元,大爷和大娘每天早早地就在菌棚里面喷水、摘菇。可2016年1月的一天早上,我到菌场之后没有看到他们老两口的身影,忙完菌场的事情之后,我去了他们家,远远地看见大爷独自一人低着头坐在门槛上,我边走边喊大爷,大爷抬头见是我,连忙招呼我坐,我问“张大爷,今天你们家的香菇怎么没有摘呢,大娘呢,怎么没有见着她呢?”,大爷说“你大娘她病了”,我赶忙走进里屋,看见大娘靠在在椅子上,艰难的站起来,我询问她怎么了,她说腰疼,我扶着她走出来,想要带她去看看医生,她不肯,说是老毛病,休息一下就好,走到屋檐下面,我看见大娘衣服肩膀位置有个泥脚印,心里感觉不妥,再次询问大娘的病情,她的眼眶红了,原来昨晚她儿子犯病了,一脚把她踢倒,她的腰撞在了门框上面,大娘哭诉着“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哦,好不容易把他供大了,把大学读出来了,怎么会得这么个病嘛,我不图他养我们老,他只要不犯病就好了”,看着大娘那小小的身板,她怎么承受的了她儿子那一脚踢啊,我拉着她的手,想带她去看医生,她推辞说“你已经帮我们很多了,非亲非故的,就不麻烦你了,我休息一天就好了”,这个母亲的付出和艰辛,让我感触颇深,我说“大娘,你不要客气,帮助你们是我应该做的,你和我妈妈的年龄一样大,我也是你的女儿”,从此我就像女儿一样照顾着他们一家人,大爷大娘也亲切地叫我“大女儿”,叫小凤作“二女儿”,全村都知道他们有两个干女儿了。

在险岩村每天都有一些事让我感动着。2015年春节前夕,张守方大叔笑的嘴都合不拢了。他家的香菇出的时候好,赶上好价钱了,一天摘接近四百斤香菇,能卖三千多块钱,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已经有4万多的收入了。他拉着我一定要到他家吃饭。他说他要感谢我,今年,他把过去给儿子看病欠下的1万三千块钱的债还清了,村里修路每户该缴的公路款4500块钱交给村主任了。还特意选了5张很新的100元钞票捧在手里,塞给我,我不知道这是啥意思,他说:“当初刚到村上不久,他家遇到困难,我支助他的500块钱,他现在一定要还我,以前家里太穷了,没有人愿意再借钱给我了,你帮助了我,我心里记得你的恩,现在我都是万元户,还的起这个情了,一定要还给你”。腊月28的早上,张大叔一大早就去菇棚里摘香菇了,香菇分装成三斤一袋,他把分好的香菇放进他的背篓,往镇上走,我以为他要拿到集市上去卖,结果他说:“我要去感谢那些帮助险岩村脱贫致富的好干部,市上的,县上的,镇上的,村上的,每人一袋 ”。多么朴实的话语,多么淳朴的真情,他送给我的一袋香菇,我欣然接受了,我觉得我接到的是一颗晶莹的心,是一份纯真的情。

2016年的春节,险岩村格外的热闹,还闹了个笑话,有几个常年在外打工村民的回来了,刚进村,还以为走错地方了,问起路来,引得村民大笑。原来是通村路修好了,通社的泥巴路变成了水泥路,手机也有信号了,水龙头打开就有自来水了,山沟沟里建起了现代农业产业园,险岩村的老百姓都爱笑了,连打了四十年光棍的张守祝都有媳妇了,这个村子渐渐地变好了。

险岩村的变化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2016年5月15日晚的《新闻联播》头条以《两学一做重在实效》为题,用1分40秒的时长,介绍了我们险岩村把党小组建在了产业链上,支部学习放在了田间地头,广大党员干部共同带领民众发展产业,脱贫致富。

说到险岩村,我脑子里的画面像电影胶片一样,一张张的出现,我很自豪自己出现在这每一个画面里面,十年前我的入党誓词,在耳畔响起,我正在做的只是一名共产党员应该做的事情,帮扶工作还在路上,“两学一做”教育活动对我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作为险岩村的第一书记,我心中已有了新的计划。

下一篇:优秀党员 杨仕彦